? 杭州冰球俱乐部
全國統一銷售熱線:400-1829-668
  • 1
  • 2
  • 3

當前位置首頁

《50把改變世界的椅子》(上)

發布人: 天潤木業 http://www.qqfdos.tw 來自  2016-07-01 瀏覽:5790次

1. 14號靠背椅

14號靠背椅動態的曲線與擠壓的弧度經常喚起人們對舊時咖啡館中那種浪漫氛圍的無限眷戀。然而,這些毫不起眼的、常見的椅子卻是現代工業大批量生產的革命性產物。



一直到19世紀末為止,傳統的椅子大多都是手工制作的。然而,社會的發展迫使制造者們開發出依賴于新技術的大量生產的模式,并接受新的貿易市場的考驗。19世紀30年代,邁克爾。索耐特(Michael Thonet,1796~1871)在奧地利建立了一家家具制造廠——索耐特。1859年,索耐特成功地推出一種僅僅由6塊蒸汽擠壓曲木、10枚螺絲和2個墊圈組成的椅子。價格低廉且制作快捷,體型輕盈又經久耐用,加上易于組裝和運輸等優勢,以其德語昵稱“消費者”(Konsumstuhl)而聞名的14號靠背椅迅速成為19世紀最為成功的工業產品之一。



勒·柯布西耶(LeCorbusier)非常推崇14號椅子,他曾說過:從未有過比它更優秀、更優雅的設計,也沒有比之更精細的工藝和更實用的產品。如今,這把椅子已經成為了休閑咖啡文化的同義詞。其基本形態的各種變體至今仍在生產,但材料已有所不同——比如焊接的金屬管材,而對于可以說是第一件組合式家具的索耐特椅而言,這樣的椅子已經與其原本的設計理念相去甚遠了。



這種椅子同一系列量產的曲木組合而成,連接處由螺絲擰緊。作為咖啡館、酒吧等公共場所常見的擺設,索耐特靠背椅可能是歷史上最著名、最高產,并且含量義最為豐富的椅子之一。


2.克蘭斯頓小姐茶室高背椅

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世紀之交,活躍著一大批積極推動現代主義運動的先鋒設計師和建筑師。在蘇格蘭,查爾斯·倫尼·麥金托什(1868-1928)將傳統的賽區爾特手工藝與當時流行的日本風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種極富特色的設計風格,在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藝術與手工藝運動(Arts & Crafts)和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之中顯得獨樹一幟。麥金托什經常與其妻子瑪格麗特·麥克唐納(Margaretmacdonald,1865-1933)一起合作設計,其業務范圍橫跨建筑、裝飾藝術與家具等多個領域,在室內空間中營造出令人驚吧的現代感。這種設計方式可以說完美的闡述戲劇家瓦格納所提出的“整體藝術說”(Gesamtkunstwerk)。



1900年,凱瑟琳·克蘭斯頓(CatherineCranston)委托麥金托什為她于英格勒姆特街205號的茶室調計一間女士午餐室,這間茶室正好位于格拉斯哥商業區的中心。麥金托什完成的室內空間集簡潔與高貴典雅于一體,高大的窗戶與高聳的護墻板營造出一種戲劇性的垂直風格,具有嚴謹幾何造型的高背椅,像衛兵一樣排列在茶桌兩旁,進一步強化了空間的垂直感。而靠背頂端的拱形鏤空、靠背底端椅子后腿之間的弧度以及襯墊等一些裝飾細節,剛柔化了整體上的硬朗感覺。


麥金托什優雅的建筑空間處理對20世紀初的歐洲設計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奧地利設計師約瑟夫·霍夫曼(JosefHoffmann,1870-1956)與“維也納工業同盟”(Wiener Werkstatte)的設計師們。而這種簡潔明快的高背-椅麥金托什后來還設計了很多變本一一直被視為現代椅子的經典之作。


查爾斯·倫尼·麥克托什為克蘭斯頓小姐的茶室設計的椅子呈現出拉長的幾何造型,它瞻性地為20世紀的設計描繪出了一種全新的視覺語言。


3.普克斯多夫療養院扶手椅

這把幾何造型的椅子體現了維也納工業同盟作品的典型特征。1903年,一批與維也納分離派相關的先鋒派設計師創建了對后世影響深遠的維也納工藝協會(Viennese craft worksshops)。其中比較著名的設計師就包括平面設計師科洛曼·莫澤(1868-1918)和建筑師約瑟夫·霍夫曼。


維也納工業同盟的建產者們主要受1888年C.R.阿什比(C.R.Ashby)在倫敦東區建立的手工藝行會(Guild of Handicraft)的影響。1900年,維也納舉辦了一場英國工藝品展覽,一些著名的英國設計師如阿什比和查爾斯·倫尼·麥金托什也來到這個城市,這次活動進一步深化了英國設計對當時維也納設計團體的影響。與倫敦的手工藝行會相似,維也納工業同盟也同樣既重視前瞻性的設計思想,又強調高質量的傳統手工技藝。



就像麥金托什的高背椅一樣,莫澤的扶手椅也是為特定場所而設計的,它與建筑和室內調計共同構成了一個整體。普克斯多夫療養院(1904-1905)由霍夫曼設計,是信也納工業同盟第一件重要的設計項目。從鋼筋混凝土的建筑到室內每處的細節處理,設計師的工作涵蓋到了這座建筑的幾乎所角落。莫澤的扶手椅擺放在療養院的大廳里,整齊地環繞著高大的八邊形桌子。宛如盒子一般的構造與方格圖案的坐面呼應了墻面與地板上的正方形主題,令整個空間彌漫著一種強烈的現代氣息,因為普克斯多夫療養院原本就是一家為講求時髦的富人而開設的旅館兼康體中心。

4. 機器坐椅

在20世紀最初的幾年里,設計師不僅在挑戰人們預想中各種物件的樣式,而且還要試圖通過設計來影響人們的生活方式國。顯然,這個世界在迅速變化著,新型柱架結構技術已經應用在摩天大樓上,而汽車的噪聲也已經在城市大街上轟鳴。這把名為“Sitzmaschine”(意為“用來坐的機器”)的椅子是約瑟夫·霍夫曼為普克斯斯文文多夫療養院內豪華的健康溫泉洗浴館而設計的。這也是機器化生產理念滲入到設計新主題之中的一個重要的例子。



盡管機器坐椅無疑繼承了藝術與手工藝運動時期菲利普·韋伯(PhilipWebb,1831-1915)在1866年設計的莫里斯椅形態,但它那理性主義的造型與結構顯示出設計者的目光已經牢牢地瞄準了機械時代。從山毛櫸木制成的流線型扶手、帶有格柵的無花果木核方形板以及靠前上的鏤空方格等方面來看,機器坐椅的靈感顯然來自于帶式發動機的驅動構件。



這把椅子自身也具備機械化的功能其靠背的傾斜角度可以調節,由扶手后方帶有球狀疙瘩的小立柱支撐。當然,相對于這些名義上的實用型功能而言,機器坐椅的成名主要還是因為它那簡潔的幾何抽象造型。


約瑟夫·霍夫曼將他設計的這把椅子命名為“用來坐的機器”這個名字聽上去似乎為椅子設計開辟了一個全新的功能主義的時代。

5. 蝙蝠歌廳728號椅子

1907年,維也納工業同盟完成了又一項野心之作—位于維也納克爾特納大街22號的蝙蝠歌廳。這次的項目不僅僅是室內裝飾,還包括了家具、餐具甚至服務生胸牌的設計。當時有許多杰出人物參與了這個項目,如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奧斯卡·柯柯施卡(Oskar kokoschka),當然還有工業同盟的靈魂人物—約瑟夫·霍夫曼。



霍夫曼在這個項目中最杰出的貢獻無疑就是這款造型簡潔利落的728號椅了。這些椅子擺放在同為霍夫曼設計的同樣簡潔的小圓桌的四周。豪不矯飾的設計風格完美地襯托也歌廳其他部分的裝飾所體現出來的華麗的青年風格,如貝托爾德·勒夫勒(Bertold Loffler)和米夏埃多·波爾沃尼(Michael polwony)用7000塊意大利馬約里加瓷磚鑲嵌而成的令人眼花繚亂的地面。



當時的一位批評家曾經用熱情洋溢的語言贊美蝙蝠歌廳的整體效果:“(它)太完美了-和諧的比例關系、融洽的光線氣氛、歡快流暢的線條、優雅的照明設施、舒適而新穎的椅子,以及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最終效果。霍夫曼真是一位天才!”蝙蝠歌廳728號椅子的極簡主義結構完全具有了現代感。只有扶手和坐面下方的4個小黑球給它抹上了一絲幽默的調子。


6. 紅/藍椅

紅/藍椅由建筑師格里特·托馬斯·里特維爾德(1888~1964)設計,是荷蘭風格派(De Stijl)運動中最先鋒的實驗作品之一。風格派產生于1917年,該組織試圖將新柏拉圖主義思想注入設計之中,希望能夠創造出具有完美幾何造型與純色搭配,并達到精神上和諧的最終產品。



紅/藍椅首次試圖將風格派的思想應用在立體造型之中,它嚴格地由純色的直線和平面構成,三維的造型完全轉化為抽象元素的表現。這把椅子最初涂以灰、黑、白這些典型的風格派色彩。1918年,里特維爾德用紅、藍、黃和黑色重新繪制了這件作品,以之作為對同為風格派成員的彼埃·蒙德里安(PietCornelies Mondrian,1872~1944)繪畫作品的回應。



這件家具驚人的美感在當時就引起了轟動。與蒙德里安網格狀的繪畫作品相似,這把椅子即使到了今天也能夠不斷喚起人們對抽象的現代性感受。里特維爾德最初曾想大量生產這種椅子(它完全由標準長度的木質材料構成,其組裝僅需要很簡單的工藝),但實際上這一想法并未付諸實現。今天,紅/藍椅僅僅保留下了一件標志性的作品,作為一種設計觀念的完成品保存在美國俄亥俄州托萊多藝術博物館內。里特維爾德在這把色彩鮮艷、富于雕塑感的椅子中放棄了傳統的風格與主題,而采用了純粹抽象的造型語言,這種手法直接指向了現代設計。


7. B3椅——后稱“瓦西里椅”

B3椅是包豪斯在德紹市嶄露頭角的第一批產品之一。它在很大程度上鞏固了包豪斯學校作為功能主義設計領導者的聲譽。同時,它也是最早應用鋼管材料的設計產品之一,鋼管所具有的堅韌輕盈、光滑流暢的特點極大地促進了家具造型的推陳出新。



椅子的設計者馬塞爾·布魯爾(1902~1981)是包豪斯家具制作工作室的主管。據說,他的許多設計靈感都來自于他最喜愛的阿德勒牌(Adler)自行車的鋼管把手。布魯爾曾經把這把椅子最初的原型之一贈與了他在包豪斯的同事——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此后,當這把椅子在20世紀60年代重新制作時,就最終被重新命名為“瓦西里椅”。這把椅子最初由富于前衛精神的奧地利家具公司索耐特制作生產。當時,為了方便,大多是用黑、白纖維布或金屬絲網制成,包括可折疊和不可折疊兩種造型。


不斷發展的技術,向如何重新定義椅子的形態與制作方式提出了嚴峻的挑戰,B3椅子模型即是一個應對方案。盡管精細的結構、纖細的電鍍鋼管組成的輪廓線使它看上去像是一張技術結構草圖,但實際上,它那碩大的體積和簡潔的款式卻已然造就了一把完美的椅子。



B3椅是馬塞爾·布魯爾用與自己最喜愛的阿德勒自行車同樣的材料制作而成,而它也成為在家具設計中運用鋼管技術最早例子之一。


8. 懸臂椅

馬塞爾·布魯爾并非唯一一位進行鋼管家具試驗的設計師。1925年,在柏林定居的荷蘭建筑師馬特· 斯塔姆(1899~1996)設計了一把沒有后腿支撐(至少看上去是這個樣子)的椅子,它完全由唯一一條彎曲的鋼管韌度來承受使用者的體重并保持平衡。


盡管還有爭議,但斯塔姆設計的這把椅子很可能是歷史上第一把懸臂椅——這一革新對于20世紀中葉的家具設計進程造成了極大的沖擊。斯塔姆的設計也許顯得有些僵硬,甚至坐起來并不舒服,然而,它卻為其他家具設計師進一步發展家具的“彈性”留下了空間,這正是布魯爾所說的“一個彈性的空中支架”。



這樣的發展機遇迅速被同時代人所抓住,例如布魯爾(見第10節)、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等競爭對手在同一年就對這把椅子進行了重新的改造,隨后還申請了專利。為此,斯塔姆與布魯爾甚至對薄公堂,在法庭上爭論這把椅子的版權歸屬。最終斯塔姆贏了官司,而這場鬧得沸沸揚揚的爭執其實僅僅證明了,“懸臂式”這種突破性的設計對于當時的設計師而言具有多么重要的意義。簡潔、流暢并富于革命性。馬特· 斯塔姆用煤氣管道和接頭處的小零件制作了這把實驗性的懸臂椅。這種前衛的設計風格迅速被其他新銳設計師所繼承,并對20世紀中期的設計產生了巨大影響。


9. 甲板躺椅

精良的制作工藝加上巧妙的造型結構,甲板躺椅可以說是大批量生產與機械美學早期的重要代表作品。它的躺椅形式喚起了人們對橫跨大西洋旅行的奢侈享受的遐想,而這也正是這把椅子的名稱(Transat,源于“transatlantic”一詞,意即“橫跨大西洋旅行”)的由來。


多年以來,作為現代主義運動的先行者之一的愛爾蘭設計師、建筑師艾琳·格雷(1878~1976)一直為世人所忽視。她的光芒在很大程度上被勒·柯布西耶和羅伯特·馬萊-史蒂文斯(Robert Mallet-Stevens,1886~1945)等同時代人所遮蔽了。格雷是這個幾乎被男性設計師與建筑師所統治的領域里的少數幾位女性之一。而她近乎被遺忘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與其他那些對20世紀早期設計產生重要影響的女性設計師不同,她從來不與男性設計師一起合作。



豐厚的經濟支柱使得格雷能夠以完全獨立的方式為自己的教育和創作追求提供資金,而她也隨著個人興趣的變化不斷調整自己的專業方向。她最初曾在倫敦斯萊德美術學院(Slade School of Fine Art)學習繪畫,后來又被漆藝所吸引而轉學設計。畢業后,她在巴黎開展了自己的事業,并逐漸贏得了商業上的成功與評論界的贊賞。此后她開始接受一些大項目的委托,并最終承接了全部的室內設計工作。


甲板躺椅是格雷最具個人特色的設計作品之一。她將自己在木工方面的豐富知識結合到了幾何框架的設計之中,而這樣的框架結構在現在顯然更多地會訴諸壓塑和焊接鋼材。格雷對風格創新與完美造型的追求顯示了她獨到的眼光,同時也為機械時代如何重新定義產品的樣式與制作方式提供了全新的思路。


艾琳·格雷的這把甲板躺椅是為她在摩納哥附近的一座度假別墅——“E-1027”而設計的。她的戀人羅馬尼亞建筑師讓·伯多維奇(Jean Badovici)也參與了別墅的設計。這把椅子流暢、奢華的造型令人對遠洋旅行中享受明媚陽光的樂趣充滿了幻想。


10. B32號椅

在馬特· 斯塔姆推出了他的懸臂椅之后,馬塞爾·布魯爾也開始了對懸臂椅的探索實驗,并最終推出一件完美的設計杰作——B32號椅。這件作品被公認為是20世紀20年代所有對懸臂椅進行的設計實驗中最成功的一例。作為布魯爾在包豪斯家具制作工作室的另一件成果,這把椅子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一直到六七十年代重新生產時仍然十分受歡迎。



通過在椅子的坐面或靠背上添加木質框架的方式,布魯爾巧妙地減弱了對額外支撐力的需求,并將包括斯塔姆設計在內的早期版本中對鋼管的刻意表現加以隱藏。這就使得椅子的結構顯得更為簡潔輕盈,并將藤編材料的溫和感和透光性與工業金屬結構的冷酷之美協調地結合了起來。



此后,布魯爾還嘗試著在B32的原型上添加扶手,進而創造出它的變體——B64號扶手椅。從20世紀20年代誕生到今天,有著修長光滑的鋼管材質與傳統的柳編坐面與靠背的B32號椅子一直是室內空間里一把舒適的坐椅。


11. 巴塞羅那椅

巴塞羅那椅一直是世界各地辦公場所前廳家具最普遍的選擇。然而,它卻擁有著一個非常值得驕傲的出身。



1929年,德國建筑師密斯·凡德羅(1886~1969)與同為德國人的室內設計師莉莉·賴希(1885~1947)合作完成了1929年在巴塞羅那舉辦的伊比利亞美洲國家(即講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的美洲及歐洲國家)世博會中的德國館設計。這座展館主要被用于舉辦世博會的開幕式,因此并沒有花費太多的經費和勞力。密斯充分調動了大理石、花崗巖、黃銅與平板玻璃等材料的特性,營造出壯觀的視覺效果。在這個冷靜的室內空間中,巴塞羅那椅及與之相配的腳凳展現出了紀念碑一般的不凡氣度。



鍍鉻鋼管的金屬光澤與豬皮皮革椅面那溫潤的象牙色(后來的巴塞羅那椅大多使用黑色牛皮做椅面)令椅子充滿了奢華的現代感。低矮寬大的體形與微妙的傾斜角度則使得這把椅子顯得既舒適又大方,既豪華又樸素。大多數現代主義設計師都會宣稱自己設計的產品是低廉的,而密斯·凡德羅卻把目光瞄準了高端市場。



1953年,在密斯把專利權賣給了諾爾公司(Knoll)之后,巴塞羅那椅開始推向市場,這家美國公司至今還在生產這種椅子。現在,這把椅子的售價高達4000美元,那些盜版的冒牌貨更是遍地皆是。而那些追尋原作的人們則都會來到巴塞羅那朝圣,希望能夠在20世紀80年代重建的德國館里一窺巴塞羅那椅的真容。


德國館內的巴塞羅那椅,這是密斯·凡德羅與莉莉·賴希為1929年巴塞羅那世博會而設計的。前景是一對與之配套的巴塞羅那腳凳。



這把椅子一直被人們不厭其煩地稱為“能夠體現全世界辦公建筑現代性的經典之作”。

12. 帕米奧椅

20世紀新技術和新思想的發展,不斷激勵著設計師們向過去提出挑戰并探索與眾不同的、更好的發展道路。盡管這些設計還很難被大眾市場所認可,但許多建筑師和設計師都會采取一種迂回的方式,即利用像醫院、學校這樣的市政設施來推進那些實驗性作品的完成。



芬蘭建筑師阿爾瓦·阿爾托(1898~1976)即是其中之一。在20世紀20年代末,阿爾托為芬蘭西部的一家結核病醫院——帕米奧療養院(PaimioSanatorium)的建筑和裝修進行了設計(該項目完成于1932年)。出于對療養院未來入住患者的深切關懷,阿爾托在承接這個項目之初便堅持設計的各個方面均要服從醫療程序的需要。這其中包括對建筑布局的嚴謹規劃、對明亮歡快的墻面裝飾畫的選擇以及舒適耐用的家具設計。他聲稱,整個醫院將會成為一部“醫療機器”。



這座療養院有著寬敞的陽臺,作為治療的一個部分,院方希望患者們能夠多花些時間在這里休閑調養。帕米奧椅是阿爾托花費3年時間設計打造的最終結晶,這把椅子即使長時間坐在上面也仍然會感覺相當舒適,并且它還會有助于患者輕松自由地呼吸。像卷軸一般的椅面由一整塊樺木膠合板模壓成型,它那彎曲的形態令堅硬的木材仿佛“柔軟”了起來,給人以非常親切的感覺。


帕米奧椅為芬蘭帕米奧療養院的病人們提供了舒適的休息方式。在現代家居室內空間中,帕米奧椅也顯得很協調,畫面中的60號高凳也是由阿爾瓦·阿爾托設計的。


13. 60號高凳

這把簡潔優雅的凳子最初是阿爾瓦·阿爾托為維普里公共圖書館(Viipuri,現俄國維堡)設計的。該圖書館是阿爾托在20世紀30年代設計的一座“高度現代主義”(High modernism)建筑。當時,馬塞爾·布魯爾等人設計的鋼管家具給阿爾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決心要運用樺木等芬蘭傳統材料發展出自己獨有的設計風格。



高凳顯得非常樸素而低調,但是,涂過一層清漆的木材所呈現出的色澤與紋理卻顯得那么的溫潤可愛。當把它們成排擺放在一起時,這些凳子仿佛一個模子里做出來的,就像30年代那張拍攝了講堂內波浪形天花板的著名照片中所呈現的那樣。但作為獨立個體,它那矮胖的比例和凳子腿的微妙曲線卻無疑顯示出了一種奇特的個性。


1933年,阿爾托在倫敦著名的“福特納姆與馬松”(Fortnum & Mason)百貨商場展示了這款高凳與帕米奧椅,立即引起了轟動。它們已經不再是僅僅為讀者或者患者專門設計的家具,而是代表了對現代生活的向往與追求。而就在此時,現代主義已經開始發展成為一個奢侈的國際性標志。


當60號高凳疊摞起來的時候,凳子腿會形成一道螺旋線。



14. Z形椅

盡管里特維爾德在1928年脫離了風格派,但他的Z形椅卻再一次闡釋了抽象的概念,并且直接將荷蘭設計運動的原理付諸實踐。與他在10多年前設計的紅/藍椅一樣,Z形椅放棄了所有的自然造型與傳統參照物,簡化為對造型與色彩的純粹表現。



當然,從本質上來講,Z形椅也是此前10多年間在設計前沿廣受關注的懸臂椅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在它身上,結構問題被一系列純粹的木質板材所解決(最初使用的是橡木),并創造出一種令人矚目的雕塑感造型。強勁的對角斜線有賴于設計者對結構力學的準確理解。也有觀點認為,這把椅子是為了響應里特維爾德以前的同事——風格派理論家特奧·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1883~1931)所提出的理論,即“將斜線元素引入室內設計”這一號召。



一把有著折紙般曲線的椅子——里特維爾德的設計在視覺上顯得前衛大膽,而在其背后則是他對椅子結構力學原理的深刻理解。


15. 406號椅

在20世紀30年代末期,406號椅的設計很容易被視為無視地球引力的一個奇跡。這把懸臂椅有著優雅的S形輪廓線與纖薄的樺木構架,它實際上是在向當時運用木材進行家居設計的各種傳統觀念提出挑戰。


這一創舉的誕生應該得益于膠合板的可延展特性,還有幾位同時期的設計師對此進行過實驗。在此之前,家具設計的革新一直集中在對金屬材料的實驗上。如今,像芬蘭的阿爾瓦·阿爾托(BrunoMathsson,1907~1988)都重新投身于木質材料方面的研究,不斷擴大木材在技術應用上的可能性,并努力追尋一種更加人性化的現代主義美學。這種觀念直到今天也聽上去非常熟悉。



在設計406號椅的同事,阿爾托還在進行1939年紐約世博會芬蘭館的設計。此時的公眾已經開始對新興的斯堪的納維亞風格有了初步的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這種風格將會迅速發展,并在隨后的幾十年間將影響力傳遍世界各地。


現代主義與自然主義在406號椅身上產生了交匯。對于阿爾瓦·阿爾托而言,無論在設計還是建筑上運用木質材料都是對芬蘭民族特性的一種表達。在歐洲現代主義的廣闊背景下,它也是對時常顯得有些粗糙僵硬的功能主義美學的一種人性化調劑方式。。


熱門新聞

熱門推廣

還您一個干凈,整齊的辦公桌面,幫您高效工作,快樂生活!

還您一個干凈,整齊的辦公桌面,幫您高效工作,快樂生活!

淘寶商城

本本木商城鏈接推廣

本本木商城鏈接推廣

木材知識

家具知識

形容冰球运动员